傲世皇朝招商方案_芯片之争,韩台欧日各有强项

2021-10-11 16:08 www.mwjsj.com

“数字贸易战”,德国《时代周报》22日指出,钢铁关税已成为过去:未来,全球各国和各公司将争论技术和专利。美国商务部宣布将对中国中兴通讯公司执行为期7年的零件出口禁令后,通信设备核心技术之一的芯片产业吸引了世界的目光。除深陷“禁令风暴”核心的中美两国之外,亚洲和欧洲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在世界芯片产业上也各自占有一席之地。



韩国日本实力强大


2016年全球半导体前20强中,美国公司以1197亿美元的营收总和遥遥领先;按地区排列,2016年韩国凭借三星与海力士两家企业587亿美元的营业收入,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世界第三是中国台湾地区,台积电、联发科和联华电子总计营收为423.89亿美元;世界第四是欧洲,恩智浦(NXP)、英飞凌和意法半导体(ST)三家合计243.5亿美元。


韩国半导体产业发端于1965年,是从作为美日半导体厂商投资为主的组装基地开始的。当时韩国推行进口替代转为出口导向战略,开始注重转向高潜力行业,为此积极鼓励外国高科技企业在韩国投资设厂。根据韩国关税厅今年3月底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半导体作为韩国带动出口的主导商品,去年出口额达到997.1亿美元,这也是历年首次有单一商品出口额超过900亿美元。中国(39.5%)是韩国半导体的最大的出口市场,其次是中国香港(27.2%)、越南(9.3%)和美国(4.5%)。在去年的总出口额中,半导体占据的比重为17.4%,比前一年(12.6%)上涨4.8个百分点。


韩国半导体产业的“超常规发展”已经让芯片成为韩国面向世界的一张新名片。韩国《中央日报》2017年披露的数据显示,半导体占整体出口比重已远超钢铁、造船、汽车等韩国传统优势产业。韩国贸易协会首席研究员文炳基也表示,当年韩国半导体的出口额已相当于1993年韩国的总出口额。三星、海力士等韩国半导体企业常年占据行业排名前列。三星电子4月6日发布业绩数据,初步核实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的营业利润为15.6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926亿元),同比增加57.6%,环比增加3.0%,刷新纪录。销售额为60万亿韩元,同比增加18.7%。



日本2016年位居世界半导体产业第五位。东京一家做电子元器件贸易的公司老板22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日本有很多独立自主研发且性能非常好的芯片制造商,主要大的品牌有东芝、瑞萨、索尼、富士通、村田、ARM等。日本的芯片制造商当中,东芝的记忆存储芯片属于世界一流,而索尼的音响电子元器件在行业内十分畅销。


日本对于自己高科技产品一直十分保护。日本《每日新闻》22日报道称,东芝公司目前在探讨终止出售芯片业务。日本东芝公司目前关于将其“东芝闪存”业务出售给美国贝恩资本的计划,现在正在重新探讨当中。


半导体为台湾地区经济命脉


中国台湾地区自上世纪70年代起开始发展半导体相关产业。目前,台积电、联发科技、联华电子、南亚科合联咏科技等企业排名世界前列。


中国商务部在2017年年底发布的《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中指出,台湾地区的IT产业拥有世界领先技术,目前世界上,只有台湾和美国能生产电脑主板芯片“南桥北桥”和“中央处理器(CPU)”。台积电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制造商,2016年在全球晶圆代工市场占有率达58%。《指南》指出,台湾地区半导体、光电、信息和通讯等产品全球市场占有率超过70%,晶圆代工业产值占全球67.4%,其下游的封测业也位列全球第一。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22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虽然取得以上市场地位,但台湾的芯片产业链条基本上还是定位于第三方服务,并未处于整个产业的最上游。


台湾“中央社”称,半导体产业为台湾经济命脉,扮演着主要出口成长引擎的角色,2016年台湾半导体设备出口额(不含复出口)为6亿美元,年增17%,出口中国大陆约4亿美元,占56%,美国、新加坡、日本为2至4名,占比分别为9%、8%、6%。


根据台湾海关的统计,2016年台湾对大陆出口额为738亿美元,出口的主要产品有集成电路和内存,液晶装置及零件、半导体设备和零件、印刷电路等,分别占对大陆全部出口的26%、7.48%、3.98%、1.53%。


欧洲沦为美、亚之后


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去年的全球芯片业的数据显示,欧洲已经逐渐沦为美国和亚洲竞争的“第三者”。在全球10大芯片企业名单中,欧洲仅有荷兰恩智浦半导体上榜,前几年还在10大榜单中的德国英飞凌以及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的意法半导体则不见踪影。


也有媒体指出,欧洲芯片行业尽管数量上不及美国和亚洲对手,但在许多领域无法代替,像德国英飞凌是欧洲最大的汽车电子芯片供应商。全球每年生产的约8000万辆新车中,平均每一辆上就有67个器件来自于英飞凌。英飞凌也是目前德国“工业4.0”战略的推动者。


德国《商报》指出,欧洲芯片业退步,主要原因是欧洲对芯片业不够重视。欧洲半导体业协会此前曾就一个模型企业在不同的投资环境下的负担进行计算。得出的结果是,同一个模型企业,在韩国五年内净利润达到近15亿欧元,而在德国则只能达到7亿欧元。欧洲需要通过税收上的优惠政策来扶持研究、发展和创新。


日前,长江存储以“芯存长江,智储未来”为主题,庆贺存储器基地正式移入生产设备。只要生产设备搬入并完成调试之后,就可以量产NAND Flash芯片,打响中国在存储芯片领域的第一枪。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司长刁石京也在21日接受媒体专访时说,经过多年创新攻关,国产芯片细分领域实现较大突破,对关键领域支撑能力显著增强。我国芯片产业发展拥有制度优势、体制优势和市场优势。对此,日经中文网4月24日报道称,世界的半导体行情已开始显现出源自中国的波动迹象。加紧推进半导体国产化的中国已全面启动设备投资。预计最早将在2018年底开始向市场供应尖端产品三维NAND型闪存芯片。曾在液晶面板等众多产业出现的“红色”产品供给过剩也可能在半导体领域引发价格下跌。



中国推进尖端产品量产


“2~3年前我们根本不相信(中国企业)能顺利推进,但现在感觉不一样了”,日本大型半导体制造设备厂商爱德万测试(Advantest Corporation)的销售负责人难掩吃惊。中国大型国有半导体企业紫光集团旗下的长江存储科技在湖北省武汉市推进的三维NAND的量产项目,爱德万测试的销售负责人称“估计将在2018年底到2019年迅速实现量产”。


三维NAND被应用于智能手机和数据中心的存储装置。与传统的平面产品相比,每一枚芯片的存储容量大大增加。虽然中国计划量产的产品与世界最尖端的三维NAND相比还存在距离,不过据称试制品的成品率正在不断提高。


中国在2015年公布的“中国制造2025”战略中提出培育半导体产业。对于在电子设备制造领域握有很高份额的中国来说,半导体是最主要的进口产品。改善贸易收支离不开半导体自给率的提高。


为此,中国地方政府竞相利用补贴等优惠政策吸引国内外的外半导体相关企业。将在杭州市新设晶圆工厂的日本半导体企业Ferrotec Holdings Corporation 就表示“受到了多地市政府的邀请”。


国际半导体设备与材料协会(SEMI)预测,2018年中国的半导体制造设备市场规模将同比增长4成,增至113亿美元。从包含外资厂商的中国工厂的这一数据来看,中国的市场规模将跃升至全球第2,仅次于韩国,占据整体市场的2成。


不仅如此,如今甚至已经出现依赖于中国企业稳定供货的半导体产品。那就是 NAND的上一代产品、搭载于家电和汽车的NOR型闪存。由于面向汽车和有机EL面板的需求扩大,“中国的代工企业成为各方争夺的‘香馍馍’”(半导体商社的营业负责人)。


在智能手机需求下滑等背景下,当前NAND的行情表现疲软。不过每年的年初一向是需求下滑的时期。不少观点认为,到了启动年底商战用智能手机零部件采购的2018年夏季前后,NAND将再次陷入缺货状态。



那么前景如何呢?英国调查公司IHS Markit首席分析师南川明表示“2020年以后的NAND供需取决于长江存储科技”。如果将该公司的计划全部计算进去,最早将在2021年出现供大于求。预计容量256GB的NAND价格在2019年~2021年每年将以约2~3成的速度下跌。也就是说,2017年平均单价7美元的价格预计到2021年将降至2.4美元。


中国旺盛的内需也将有助于半导体产业的培育。预计继智能手机之后,数据中心将成为下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继北美IT巨头之后,腾讯和阿里巴巴集团等中国企业正在扩大投资。


中国掌握定价主导权的时代将至


很多人认为长江存储“目前仅限于供应低端产品”。该公司还面临如何确保技术人员等课题。


不过,在中国制造商份额扩大的中小尺寸液晶面板市场,当初也是以面向中国智能手机厂商的低端产品为中心开始普及。如今,日韩制造商具有优势的高精细产品与中国产品的价格差已缩小到1成左右。


眼下出现的中美贸易摩擦,半导体也成为焦点。如果中国为避免与美国发生摩擦而增加半导体进口,将不利于半导体国产化进程。


在钢铁、石化产品、光伏面板等领域,由于中国巨额投资导致市场行情崩溃的情况屡见不鲜。也有中国半导体材料制造商表示会吸取以往经验教训,“不会盲目销售半导体,导致供需失衡”。但从供需两个层面来看,可能会迎来中国掌握定价主导权的时代。